PCBA行业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托养中心49天死亡20人

更新时间:2022-05-14 10:55:25点击:

托养中心被指49天死20人 这是怎样一个场所?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名走失的15岁自闭症少年死于托养中心,而其后调查发现,这里49天内先后死亡20人。这是什么托养中心?是否具备托养资质?又有什么人牵涉其中?监管是否缺位?当地政府已于2月成立调查组,并于昨日(3月20日)21时举行了发布会,公布调查情况。

雷文锋的死因仍在调查

发布会上,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县长马志明首先表示,新丰练溪托养中心发生托养人员死亡的事,我们感到非常痛心,韶关市也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彻查此事。

马志明说,去年雷文锋被送到练溪托养中心后,出现举止、饮食异常的情况,中心将他送到医院救治后死亡。他的死因调查组正在认真调查中。

练溪托养中心“很多条件不具备” 政府监管不到位

马志明说,据初步了解,练溪托养中心手续不完善,证照不齐全。很多条件都不具备,生活条件没有完全按照有关要求,最终导致人员死亡。具体原因和危害的程度,还在进一步调查。

马志明承认,练溪托养中心落实责任不到位,政府各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也不到位。“我们的监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监管部门虽多次对这个单位发出整改通知,但是没有按照要求去落实整改。”

其中,练溪托养中心在消防、饮食方面都有差距,消防和食药部门也都要求他们整改,但最终未落实。

专案组核查“49天死亡20人” 未发现集中爆发的疾病

对于49天死亡20人的情况,马志明回应称:练溪托养中心死亡人数、死亡率比较高,具体的情况仍在核查。

调查组成立后对733名托养人员做了全面体检,并拨出专款进行营养干预,为他们补充营养,采取各方面措施对他们进行治疗。马志明强调,并没有发现集中爆发的疾病。

有部门人员涉嫌违纪违规 将进一步调查

马志明说,初步调查,有部门工作人员涉嫌违纪违规参与到托养中心的事情中。“我们是负责任的人民政府,人民生命高于天,我们不可推卸我们应当担起的责任。”马志明说,将对违纪违法人员严肃查处。收养中心的负责人已被采取强制措施,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事件回顾

自闭症少年走失后被警方送至救助站

2016年8月8日,患有自闭症的15岁少年雷文锋独自离开与父亲在深圳的住所后走失。父亲发现后在周边多方寻找无果。

8月24日,雷文锋被车站派出所移交到东莞市救助站,交接表上显示,交接时雷文锋不仅说出自己的名字,还说出了母亲的准确名字。东莞救助站方面称,这些都是当着民警的面问出的,把这些信息补填到了交接表上。

警方与救助站的交接表

对于在雷文锋报出自己和母亲的准确名字后,警方是否又进行了信息查询,警方未给予正面回应。

救助站并未将登记信息通过全国网站发布

救助站方透露,雷文锋入站当天,东莞市救助站将一则《寻亲启事》发给东莞电视台,内有雷文锋的名字、照片和被发现地点。

2015年民政部、公安部下发的《关于加强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见》(以下称《意见》)中规定,“对经快速查询未能确认身份的受助人员,救助管理机构应当在其入站后24小时内通过广播、电视、报纸、全国救助管理信息系统、全国救助寻亲网站等适当形式发布寻亲公告,公布受助人员照片等基本信息”。

对于为何通过东莞电视台而不是全国救助寻亲网等更广传播范围的渠道发布,东莞市救助站卢健斌站长的解释是,“借助以往成功经验,电视台发布成功率比较高”。他认为,只要选择任意一种方式就算是符合规定。他们向全国救助寻亲网上发布是“批量操作”,“有人手了就登,”由于“数据比较多”,要按先后顺序来。

东莞电视台在8月28日至30日连续三天播放了这则寻亲启事,但每天都在刷新全国救助寻亲网的雷文锋的父亲却根本没有渠道看到这则讯息。

未成年求助者被“以貌登记”成成年人 送往托养中心

在雷文锋入站登记的《求助人员救助申请表》上,他的出生日期被填为1991年,这比他的实际年龄大了9岁。对此,救助站站长卢健斌说,雷文锋被送来时样子看起来“很成熟”。工作人员问不到确切信息,就进行了大致的估算。

这也让雷文锋“失去”了未成年人身份,根据相关规定,未成年人不得被托养至养老院、敬老院等成年人社会福利机构。10月19日,由于“长期滞留人员比较多”,雷文锋被送往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

“入托”后瘦得不成样子 在医院查出感染伤寒

入住托养中心一个多月后,11月24日,雷文锋因为进食很少被送往新丰县人民医院。而在其父亲雷洪建的记忆里,雷文锋平时饭量很不错,雷文锋失踪前的生活照片显示他还有些微胖。

雷文锋走失前生活照

据雷文锋的主治医师李镇川回忆,雷文锋入院时腹泻得厉害,非常消瘦,瘦到护士输液要花十几分钟才能把针扎进血管里。病历记载,雷文锋入院时“胃纳差”,同时还有双下肢乏力、精神疲倦、站立不稳等表现。一份微生物检验报告单显示,雷文锋入院查出感染了伤寒。

伤寒是一种通常起源于食物或饮用水遭到污染的传染病,潜伏期约为10天。

主治医生李镇川说,这种病现在已不常见,患者应该是“之前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但练溪托养中心拒绝提供雷文锋此前的饮食记录。

雷文锋死后第9天父亲赶来 竟因其消瘦无法认出其尸体

12月3日,住院的第9天,雷文锋被医院宣告死亡。医院出具的一份死亡记录显示,雷文锋死亡原因为“消化道肿瘤?”和“伤寒沙门菌感染并休克”。主持医生李镇川说,他确定的死因是伤寒导致的休克。

一位三甲医院医生表示,伤寒死亡最常见的原因是肠穿孔肠出血,简单地说就是肠子烂了出血,造成全身感染性休克,雷文锋很可能就属于这种情况。

雷文锋死后第9天,他的父亲雷洪建辗转通过一位朋友托人从救助站内部系统中查到相关信息并于12月14日赶到了新丰县。

雷洪建在新丰殡仪馆见到了练溪托养中心一次性送来的三具冷冻尸体,最初他并没有认出自己的儿子,因他见到的尸体,全都“瘦得不成样子”。再次确认后,他才通过一具尸体上畸形的手指辨认出了自己的孩子。

托养中心建在看守所旧址上 诸多方面不符规定

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设在原县看守所旧址内,高墙大院,铁门紧闭。

涉事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

知情人透露,托养中心分为两个区域,前后由两道铁门隔开。第二道铁门的后面居住着绝大多数的托养人员。“隔离区”里的单个房间约15平方米,有半米高的水泥通铺,十几个人睡在上面。厕所也在房间里,因为没有冲水系统,臭气扑鼻。

而按照民政部2015年颁布的《流浪乞讨人员机构托养工作指南》(下称《指南》)中规定:受托机构“托养对象人均建筑面积不小于25?O,人均居住面积不小于4?O。”

托养中心内紧锁的第二道铁门

托养中心内部多处保留着原来的摆设,比如许多宿舍为水泥通铺而非床铺。而据《指南》要求的“托养机构要提供单人单床,床上用品根据季节配备”相比,这里的情况并不相符。

而据调查,练溪托养中心截止到今年,一直接受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托养。这同样违反相关规定。

殡仪馆记录49天死亡20人 当地政府予以否认

新丰县政府证实,去年12月3日,除了雷文锋,确有另外两名练溪托养中心的安置人员因病死亡。但否认今年该中心有更多人死亡。

而新丰县殡仪馆登记册显示,2017年1月至2月18日,49天内,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有20人,很多死者都没有名字,只有一串编号,如“OH178”、“无名氏386”、“无名氏683”等。

新丰县殡仪馆登记册上练溪托养中心的死亡记录

另据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透露,该站2011年至今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多人托养。截至今年3月,6年内死亡近百人。

据称中心一直有官员关系参与经营

相关资料显示,练溪托养中心从2010年开始运营,至今已有6年多时间。广东省社会组织公共服务信息平台官网显示,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法人代表为罗丽芳。

据罗丽芳的亲属罗腾(化名)及多位知情人透露,罗丽芳曾是新丰县社会福利院一护工组长。

而练溪托养中心自成立伊始,就一直有相关官员的关系人参与经营。

托养中心成立时,时任新丰县民政局一主要领导安排其侄子李志成,负责托养中心财务工作。2016年8月,李志成退出托养中心,上述民政局领导又安排新丰县司法局政工科科长李伟理与其妻刘秀玉接任李志成的工作。

但李伟理在受访时自称是托养中心的工作顾问,对该中心死亡情况不清楚。

震惊!托养中心49天死亡20人,这是怎样的“救助”?

托养中心高死亡数据背后,很可能有权力的魅影在作怪,还可能有丧尽天良之人将社会福利、社会托养,当成了赚钱的借口与工具。15岁自闭症少年之死,揭开了这一被人忽略的社会现象。

15岁自闭症少年之死

2016年8月8日清晨,深圳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悄然离开了家门。之后,他一路向北,走出深圳、经过东莞,辗转被相关部门送到韶关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45天后,他在新丰县人民医院死亡,死因为伤寒。

离家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少年,等到父子再次见面的时候,雷文锋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的尸体。父亲雷洪建在第一次认尸的时候,竟没认出眼前这具瘦得不成样子的尸体,是自己的儿子。

找到儿子的新丰县殡仪馆与练溪托养中心直线距离约1公里。

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于2016年12月3日去世。11天之后,雷文锋的父亲雷洪建在这里找到了儿子的尸体,随后将其火化。

雷洪建说,当天练溪托养中心一共有三具尸体让他辨认,死亡时间都为12月3日。

在伤寒已经近乎绝迹的当下,雷文锋居然在21世纪的托养中心得了狄更斯笔下19世纪福利院、孤儿院里的常见病;而他在这里的生活环境,也像极了《雾都孤儿》奥利弗在孤儿院里的生活――十几个人睡一个房间,厕所没有冲水系统,臭气熏天……这不是被救助的地方,而是夺人性命之地。

建在看守所旧址的托养中心

2016年10月19日,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走失后,被辗转送到这里。2016年12月3日,雷文锋死亡。新丰县人民医院确定死因为伤寒。

今年2月24日,新丰县民政局要求这家托养中心整改,“存在内部管理不完善,法人代表擅自离岗至今未归等问题”,并要求各委托机构接回各自的托养人员,共计733人。

在广东省社会组织公共服务信息平台上显示,该托养中心目前已“撤销”。

周围村民介绍,这里是神秘之处,他们只知道是安置流浪人员的,平日不轻易对外开放。

托养中心设在原县看守所旧址内。村民们习惯称其为收容所,平日看不见里面,只能听到一些声音,嘈杂喧闹。

喧闹声从3月2日后消失。村民见到,省内其他地方的大巴车那几天将人接走,“一天有十几辆,坐五十个人的那种车。”

每个被救助人员,国家都有规定的补贴,只要托养中心工作人员按照标准照顾、护理他们,他们又何至于死在这里?而如此高的死亡率背后,不是没有原因的。

托养中心背后的利益

调查发现,这家托养中心的财政大权曾经掌握在新丰县民政局一位主要领导的侄子手中;另据知情人爆料,从2015年开始,这家托养中心每年盈利就达到一两百万;此外,此中心存在未按期参加年检、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显然,托养中心高死亡数据背后,很可能有权力的魅影在作怪,还可能有丧尽天良之人将社会福利、社会托养,当成了赚钱的借口与工具。

殡仪馆记录49天死亡20人

2月17日,新丰县政府网发布雷文锋死亡情况说明,也证实去年12月3日,确有另外两名练溪托养中心的安置人员因病死亡。

雷洪建回忆,在火化儿子时,一位殡仪馆工作人员安慰他说,“练溪托养中心一年送到这儿的尸体数量很多,能找到家属的也就两三个,你能来已经算对得起孩子了。”对于雷洪建的说法和网上的质疑,新丰县相关部门予以否认。

2月17日,新丰县政府网发布情况说明称,“该托养中心并不存在今年还有多人死亡的情况。”

而在新丰县殡仪馆,登记有练溪托养中心多人死亡的详细记录。

工作人员拿出登记册查看练溪托养中心的死亡记录。

3月10日,青山环绕下,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高墙大院,铁门紧闭,没有了往日的喧嚣。

在殡仪馆提供的登记册上,练溪托养中心很多死者都没有名字,只有一串编号,如“OH178”、“无名氏386”、“无名氏683”等。这名工作人员称,因被安置人员“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按照殡仪馆的登记册显示,2017年1月至2月18日,49天内,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有20人,其中广州地区15人,东莞3人,韶关1人,连州1人。

另据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透露,该站2011年至今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多人托养。截至今年3月,6年内死亡近百人。

是救助还是“送死”?

这是人性之殇

这背后,到底有多少雷文锋死在这个托养中心、为何死在这里,值得追查;而那些对雷文锋们未尽到守护、安置、救助之责者,同样也要受到追责。这其中,若有人已经涉嫌触犯法律,必要受到应有的制裁,不能让这些可怜之人死得不明不白。

监管缺位、与社会封闭隔绝的托养中心,成了阳光照不进的灰色地带。在这里,可以勾兑权力;在这里,可以无视法律;在这里,可以饥饿虐待;在这里,更可能死得不明不白。

14年前,“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取而代之的是《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从名称的改变和立法精神可以看出,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的责任就是提供救助。

本应提供救助与服务,让暂时离家人员感受到社会关爱的托养中心,为何会变这样?

希望类似的事情不会在发生。

托养中心49天死亡20人知情者:年盈利百万以上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名走失的15岁自闭症少年死于托养中心,而其后调查发现,这里49天内竟有20人先后死亡!

3月22日,官方通告称,民政部已针对此事件紧急通知全国各地民政部门,要求检查整改。

民政部紧急通知

据民政部官方网站消息,民政部21日已发出对救助管理机构站外托养等工作进行检查整改的紧急通知。

民政部提出了检查整改的具体内容:

? 发现问题的,要及时整改;不适宜继续开展托养服务的托养机构,要立即终止托养,妥善安置托养人员;发现违纪违法行为的,要严肃查处,追究责任。

? 对全国救助管理信息系统和全国救助寻亲网使用情况进行督促检查,要求各地及时、准确录入每一位受助人员的救助信息和托养等服务情况,对所有滞留人员除在当地电视等媒体发布寻亲公告外,立即通过全国救助寻亲网发布寻亲公告。

那么,使民政部急电全国的广东练溪托养中心受助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到底是什么情况?

事件:走失少年雷文锋死亡

这名少年叫雷文锋,15岁。

2016年8月8日,患有自闭症的15岁少年雷文锋独自离开与父亲在深圳的住所后走失。父亲发现后在周边多方寻找无果。

救助站方称当天将一则《寻亲启事》发给东莞电视台,但并未将登记信息通过全国网站发布。站长的解释是,“电视台发布成功率比较高”,而向全国救助寻亲网发布则是“有人手了就登”。

东莞电视台在8月28日至30日连续三天播放了这则寻亲启事,但每天都在刷新全国救助寻亲网的雷文锋的父亲却根本没有渠道看到这则讯息。

两个月之后,雷文锋被相关部门辗转送到了广东韶关新丰县的练溪托养中心。国家规定,不得将未成年人托养至成年人社会福利机构,但15岁的雷文锋却因看起来“很成熟”,被“以貌登记”成成年人,送往成年人社会福利机构的托养中心

入住托养中心一个多月后,11月24日,雷文锋因为进食很少被送往新丰县人民医院。而在其父亲雷洪建的记忆里,雷文锋平时饭量很不错,雷文锋失踪前的生活照片显示他还有些微胖。

但据当时的主治医师李镇川回忆,雷文锋入院时腹泻得厉害,非常消瘦,瘦到护士输液要花十几分钟才能把针扎进血管里。病历记载,雷文锋入院时“胃纳差”,双下肢乏力、精神疲倦、站立不稳。他被查出感染了伤寒,李镇川说,患者应该是“之前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但练溪托养中心拒绝提供雷文锋此前的饮食记录。

被送往托养中心不到两个月后,雷文锋死亡。据雷文锋的父亲称,儿子离家出走时体格敦实,可是当他见到儿子的尸体,儿子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一开始都没能认出来。

同时,他对于托养中心出具的死因也不认同。目前的死亡记录是两份,一份由当地新丰县医院开具的死亡记录,上面写的死亡原因是“消化道肿瘤”,之后,同一医院又给开了一份新的死亡记录,死因多了一项“伤寒沙门菌感染并休克”。对于这样的结果,雷文锋的父亲怀疑是托养中心对儿子的死亡原因有所隐瞒。

而据官方调查称,去年雷文锋被送到练溪托养中心后,出现举止、饮食异常的情况,中心将他送到医院救治后死亡。目前,雷文锋的死因仍然在调查当中。他的父亲对媒体说,希望相关的部门给死去的人一个公道。

爆料:该托养中心49天死了20人

就在雷文锋死亡事件发生后,有媒体报道称,雷文锋生前所在的练溪托养中心存在着多起托养人员死亡事件

媒体调查,根据当地殡仪馆的记录,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短短49天内由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亡人员就多达20人。很多死者都没有名字,只有一串编号,如“OH178”、“无名氏386”、“无名氏683”等。

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不由得引发了所有人的疑问:“练溪托养中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机构?为什么死亡率如此之高的?它是否符合相关社会福利保障机构的资质,又是否满足运营条件呢?

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设在原县看守所旧址内,高墙大院,铁门紧闭。

相关资料显示,练溪托养中心为“民办非企业单位”,从2010年开始运营,至今已有6年多。目前有700多名托养人员。相关知情者称,该托养中心的年盈利可以达到百万以上

这个机构的成立是经过相关民政部门的允许的。但记录显示,该中心曾被多次要求整改。目前,这个托养中心在广东省社会组织公共服务信息平台上已被“撤销”。

调查组:有政府人员涉嫌参与

事件被报道后,韶关市政府在官网进行通报:当地政府已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并对托养中心的四名主要责任人也采取了强制措施。

3月20日,调查组举行发布会,公布了调查情况。

――练溪托养中心资质不全,政府监管不到位

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县长马志明称,据初步了解,练溪托养中心手续不完善,证照不齐全。很多条件都不具备,生活条件没有完全按照有关要求,最终导致人员死亡。具体原因和危害的程度,还在进一步调查。

马志明承认,练溪托养中心落实责任不到位,政府各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也不到位。“我们的监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监管部门虽多次对这个单位发出整改通知,但是没有按照要求去落实整改。”

其中,练溪托养中心在消防、饮食方面都有差距,消防和食药部门也都要求他们整改,但最终未落实。

――练溪托养中心死亡率高,未发现集中爆发的疾病

对于49天死亡20人的情况,马志明回应称:练溪托养中心死亡人数、死亡率比较高,具体的情况仍在核查。

调查组成立后对733名托养人员做了全面体检,并拨出专款进行营养干预,为他们补充营养,采取各方面措施对他们进行治疗。马志明强调,并没有发现集中爆发的疾病。

――有政府人员参与其中,将进一步调查

马志明说,初步调查,有部门工作人员涉嫌违纪违规参与到托养中心的事情中。他表示,将对违纪违法人员严肃查处。

事发后,当地政府已对这个托养中心的733名在托人员进行了安置,同时也于3月2日正式取缔该托养中心。

然而,疑问仍然没有全部揭开,这样的处理也远远不是结束。雷文锋死因究竟如何?谁又来为这些逝去的生命负责?相关后续,我们将继续关注。

托养中心49天死20人 这是怎样一个场所?

调查|托养中心被指“49天死亡20人”这是怎样一个场所?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名走失的15岁自闭症少年死于托养中心,而其后调查发现,这里49天内先后死亡20人。这是什么托养中心?是否具备托养资质?又有什么人牵涉其中?监管是否缺位?当地政府已于2月成立调查组,并于昨日(3月20日)21时举行了发布会,公布调查情况。

雷文锋的死因仍在调查

发布会上,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县长马志明首先表示,新丰练溪托养中心发生托养人员死亡的事,我们感到非常痛心,韶关市也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彻查此事。

马志明说,去年雷文锋被送到练溪托养中心后,出现举止、饮食异常的情况,中心将他送到医院救治后死亡。他的死因调查组正在认真调查中。

练溪托养中心“很多条件不具备”政府监管不到位

马志明说,据初步了解,练溪托养中心手续不完善,证照不齐全。很多条件都不具备,生活条件没有完全按照有关要求,最终导致人员死亡。具体原因和危害的程度,还在进一步调查。

马志明承认,练溪托养中心落实责任不到位,政府各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也不到位。“我们的监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监管部门虽多次对这个单位发出整改通知,但是没有按照要求去落实整改。”

其中,练溪托养中心在消防、饮食方面都有差距,消防和食药部门也都要求他们整改,但最终未落实。

专案组核查“49天死亡20人”未发现集中爆发的疾病

对于49天死亡20人的情况,马志明回应称:练溪托养中心死亡人数、死亡率比较高,具体的情况仍在核查。

调查组成立后对733名托养人员做了全面体检,并拨出专款进行营养干预,为他们补充营养,采取各方面措施对他们进行治疗。马志明强调,并没有发现集中爆发的疾病。

有部门人员涉嫌违纪违规将进一步调查

马志明说,初步调查,有部门工作人员涉嫌违纪违规参与到托养中心的事情中。“我们是负责任的人民政府,人民生命高于天,我们不可推卸我们应当担起的责任。”马志明说,将对违纪违法人员严肃查处。收养中心的负责人已被采取强制措施,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事件回顾

自闭症少年走失后被警方送至救助站

2016年8月8日,患有自闭症的15岁少年雷文锋独自离开与父亲在深圳的住所后走失。父亲发现后在周边多方寻找无果。

8月24日,雷文锋被车站派出所移交到东莞市救助站,交接表上显示,交接时雷文锋不仅说出自己的名字,还说出了母亲的准确名字。东莞救助站方面称,这些都是当着民警的面问出的,把这些信息补填到了交接表上。

15岁自闭症少年死亡调查:托养中心49天死亡20人

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如今人去楼空,没有了往日的喧嚣。

2016年10月19日,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走失后,被辗转送到这里。2016年12月3日,雷文锋死亡。新丰县人民医院确定死因为伤寒。

今年2月24日,新丰县民政局要求这家托养中心整改,“存在内部管理不完善,法人代表擅自离岗至今未归等问题”,并要求各委托机构接回各自的托养人员,共计733人。

在广东省社会组织公共服务信息平台上显示,该托养中心目前已“撤销”。

据当地殡仪馆的记录,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49天内由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是20人。

建在看守所旧址的托养中心

3月10日,青山环绕下,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高墙大院,铁门紧闭。

周围村民介绍,这里是神秘之处,他们只知道是安置流浪人员的,平日不轻易对外开放。

托养中心设在原县看守所旧址内。村民们习惯称其为收容所,平日看不见里面,只能听到一些声音,嘈杂喧闹。

喧闹声从3月2日后消失。村民见到,省内其他地方的大巴车那几天将人接走,“一天有十几辆,坐五十个人的那种车。”

托养中心的前员工陈冰(化名)说,托养中心里面分为两个区域,前后由两道铁门隔开。

进入第一道铁门,右手边是一栋2层楼房,被称作“幼儿儿童区”。左手边也是一栋2层楼房,一楼是老人区,二楼是办公室和监控室。

两栋楼房中间有一块空地,作为活动空间。穿过这块空地,就是第二道铁门。

第二道铁门的后面是两座一层楼的平房,分别被称作男区和女区,居住着绝大多数的托养人员。两座房子中间,是各自的活动区域。

陈冰表示,托养中心由看守所改建,内部多处保留着原来的摆设,比如许多宿舍为水泥通铺而非床铺。

据民政部2015年颁布的《流浪乞讨人员机构托养工作指南》(下称《指南》)要求的“托养机构要提供单人单床,床上用品根据季节配备”相比,这里的情况并不相符。

3月1日去接人的广东省某地救助站工作人员林齐(化名)回忆,此前他们来过练溪托养中心,看到里面房间很高,窗户开得也高,通风不错。

但这次,他进入第二道铁门,看到了难忘的一幕。

第二道铁门内的一处隔离区,里面的单个房间约15平方米,有半米高的水泥通铺,十几个人睡在上面。厕所也在房间里面,因为没有冲水系统,臭气扑鼻。

“感觉就是原来的看守所。”林齐在一份回忆信息上说,托养中心多个地方都存在问题,“2013年还没有消防证,厨房管理不规范,人员活动所偏少,人均可能二三平方米左右。”

而按照《指南》中规定:受托机构“托养对象人均建筑面积不小于25㎡,人均居住面积不小于4㎡。”

林齐说,他看到屋子内一些人瘦成了皮包骨头,形容枯槁。被他们接回的流浪人员中,有些人脚底浮肿。

据民政部、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规定,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应当有别于成年流浪人员,救助保护机构不得将未成年人托养至成年人社会福利机构。

林齐表示,从2015年《意见》下发开始,未成年人不得和成年人混合托养,精神残障者也不能和正常人混合托养。

据一名去年在该中心工作的护理人员介绍,她当时所在的儿童区,有几十个孩子,但只有六七个护理人员。

这位护理人员说,儿童区的卫生条件并不理想,很多受托养的孩子有残疾,脑瘫等,大小便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要照顾,护理人员一天都在忙。有的孩子因为不听话,又没有时间顾及,甚至被用绳子绑起来。

殡仪馆记录49天死亡20人

新丰县殡仪馆与练溪托养中心直线距离约1公里。

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于2016年12月3日去世。11天之后,雷文锋的父亲雷洪建在这里找到了儿子的尸体,随后将其火化。

雷洪建说,当天练溪托养中心一共有三具尸体让他辨认,死亡时间都为12月3日。

2月17日,新丰县政府网发布雷文锋死亡情况说明,也证实去年12月3日,确有另外两名练溪托养中心的安置人员因病死亡。

雷洪建回忆,在火化儿子时,一位殡仪馆工作人员安慰他说,“练溪托养中心一年送到这儿的尸体数量很多,能找到家属的也就两三个,你能来已经算对得起孩子了。”对于雷洪建的说法和网上的质疑,新丰县相关部门予以否认。

2月17日,新丰县政府网发布情况说明称,“该托养中心并不存在今年还有多人死亡的情况。”

而在新丰县殡仪馆,登记有练溪托养中心多人死亡的详细记录。

在殡仪馆提供的登记册上,练溪托养中心很多死者都没有名字,只有一串编号,如“OH178”、“无名氏386”、“无名氏683”等。这名工作人员称,因被安置人员“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其中今年一月份一记录显示,死亡日期为:1月30日,流浪发现地为:广东东莞,姓名为:无名氏386,性别:男,年龄:28岁。

按照殡仪馆的登记册显示,2017年1月至2月18日,49天内,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有20人,其中广州地区15人,东莞3人,韶关1人,连州1人。

按照殡仪馆的登记记录,工作人员依次打开4个冰柜,从中拉出四具装在黄色袋子的尸体。

这4名死者都是年轻人,尸体保存完好。分别记录为“2.15,从化,CH169,男,20”、“1.26,广州萝岗,31403001”、“2.13,广州萝岗,30905005,男,22”、“2.18,广州萝岗,31402004,男,10”。

这3份医学证明和殡仪馆提供其中3名死者信息相符。

另据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透露,该站2011年至今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多人托养。截至今年3月,6年内死亡近百人。

“送去的时候人基本是健康的,但是新丰(过得)实在太差。”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在他统计的死亡原因中,有数十人死于肺炎。“这和中心卫生条件不够好有很大关系。”

上述数据未得到练溪托养中心和新丰县民政局证实。

练溪托养中心副主任刘凤在多个死亡证明上标注为“监护人”。

“一年盈利一两百万元”

相关资料显示,练溪托养中心从2010年开始运营,至今已有6年多时间。

广东省社会组织公共服务信息平台官网显示,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号为“粤韶新民政字第07021号”,法人代表为罗丽芳。

按照当年县民政局与自然人罗丽芳签订的《承包合同》显示,新丰县民政局作为甲方将县福利院接收的外地福利院(救助站等)送来的部分寄养人员转给乙方罗丽芳经营和管理。

按照协议,寄养地点定在公安局原看守所,场地租金及其他一切经营费用由乙方负责。

另外协议中明确,转移给罗丽芳的所有人员,新丰县民政局按现行供养费每人每月660元人民币中,“提留每人每月50元为局管理费。若供养方增加供养费,按增加额的10%提留作为局的管理费。”

六年来,练溪托养中心业务范围逐年扩大,在广州、深圳、东莞、惠州等地中标,获得当地救助站的流浪乞讨人员临时安置服务项目。

中国政府采购网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7月,练溪托养中心中标了东莞市救助站流浪乞讨人员临时安置服务项目,服务时间为两年。

多位知情者回忆,练溪托养中心最初接收的托养人员仅有几十人,2016年时增加到五六百人规模,直至2017年3月被要求整改时,托养人员共733人。

按照2015年民政部、公安部联合下发的《意见》,对于长期滞留救助站的流乞人员,可由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符合条件的公办、民办福利机构或其他社会组织,实行站外托养。

另外,《意见》要求,对于站外托养机构,民政部门和救助管理机构要通过明察暗访等多种方式,对托养机构服务质量、安全管理等情况进行经常性检查。对不适宜继续开展托养服务的托养机构,要及时终止托养协议。

据林齐透露,他们作为委托机构,前往练溪托养中心检查,“每次看他们吃的都不错,但也都是因为提前通知的。”

林齐说,根据练溪托养人员的送院记录,多数存在营养状况不好的情况。他也多次就练溪托养中心病死率高等问题,向市政府和民政局申请提高托养费,更换托养机构,但均未获批。

此外,2016年10月31日,新丰县民政局对练溪托养中心发出整改通知书,指出其存在未按期参加年检、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要求其在当年11月15日之前限期整改。

练溪托养中心背后现公务员身影

今年2月24日,新丰县民政局对练溪托养中心再次发出整改通知,提及“中心存在内部管理不完善,法人代表从2016年10月擅自离岗至今未归等问题。”

罗腾及多位知情人透露,练溪托养中心自成立伊始,就一直有相关官员的关系人参与经营。

罗腾称,练溪托养中心成立时,时任新丰县民政局一主要领导安排其侄子李志成,负责托养中心财务工作。即使罗丽芳作为法人代表,也无法接触到托养中心财务工作。

托养中心的前员工陈冰说,员工每月工资都是由李志成以现金的形式发放。

罗腾回忆,2016年8月,李志成退出托养中心,上述民政局领导又安排李伟理与刘秀玉接任李志成的工作。对外则是刘秀玉主管财务。

陈冰对李伟理与刘秀玉的印象深刻。他透露,李伟理与刘秀玉是夫妻,刘秀玉来托养中心之前经营着一家小卖部,而李伟理也经常来到托养中心内处理工作,“就像话事人”。

李伟理的另一个身份是新丰县司法局政工科科长。他的照片贴在新丰县司法局大院公示栏里。

知情人说,练溪托养中心在2016年9月起陷入了股权之争,争夺的双方是法人代表罗丽芳与后来的中心主任刘秀玉。

根据罗腾的说法,2016年8月罗丽芳生病住院,原本负责财务的刘秀玉因此接管了练溪托养中心的管理工作。罗丽芳9月病好后,刘秀玉并不愿意交出管理权。

该中心内部资料显示,刘秀玉目前担任中心主任。陈冰指出,财务部负责人李品鑫、中心副主任刘萍都是刘秀玉带来的人,而李品鑫正是刘秀玉的儿子。

罗腾称,罗丽芳一直在以报警、向县政府各单位投诉等方式维权。

3月8日晚,因涉嫌挪用资金罪,罗丽芳被新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远在深圳的雷洪建听说了练溪托养中心被整改的消息。

3月12日,雷洪建表示,儿子的死若能换来700多人的希望和避免类似事情发生,也算死得有意义了。

广东官方通报托养中心49天死亡20人:有政府人员涉案

走失自闭少年死于托养中心,媒体调查发现,这里49天内先后死亡20人。那么,这是什么托养中心?是否具备托养资质?有什么人牵涉其中?监管是否缺位?当地调查进展如何?

中心收养的负责人已被采取强制措施,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今天下午进行了走访调查,看到两个人,未见到其他人员,受托人已妥善安置。

目前中心所有托养人员得到了妥善安置,对违法人员由专案组进行调查。

据初步了解,托养中心一发现少年举止、饮食和平时不一样,就马上送到医院治疗了。

托养中心手续不完善,证照不齐全。

托养中心托养人数最多时约有700多人。

当地政府发言人表示,托养机构出现问题的原因是什么还在进行调查。专案组已经在2月份成立,目前托养中心人员已经全部做了安置。

当地政府发言人表示,他们对事件的发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已经控制了企业主要嫌疑负责人,对监管部门的责任也会进一步追查。

发言人表示,消防方面企业未达到要求,已责令其整改。饮食问题上,食药部门也要求企业整改。事件发生后,相关部门都进一步夯实责任。

发言人表示,目前托养中心死亡率很少比较高的。具体原因专案组仍在核查。

据目前了解情况,有部门工作人员涉嫌违纪违规参与到事件当中,当地政府将严肃查处。

发言人表示:我们是负责任的人民政府,人民生命大于天。

如果没有这名托养中心的少年死亡,是否这样的事情一直不会被发现?发言人表示,这件事情发生之前,相关人员已经介入要求企业整改,只是企业没有很好落实,而当地政府机构也没有及时跟进。

按照国家要求,托养机构接收的患病儿和未患病儿应该分开托养,该托养机构是否按照要求接收自闭症患儿,专案组将继续进行调查。而托养中心的具体面积,发言人表示数字仍不清楚。

新闻回顾:

韶关一托养中心49天20人死亡 韶关政府:严厉查处

今天新京报报道自闭症少年雷文锋死于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后,韶关市政府于今天上午作出回应称,已严厉查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详情>>]

15岁自闭少年死亡之路:年龄被改25岁 托养中心患伤寒

2016年8月8日走失。12月3日死亡。12月14日被父亲找到。到今年3月19日,雷文锋已去世3个月零16天。

他的父亲雷洪建说,雷文锋15岁,患有自闭症。

这位父亲没有想到,儿子从深圳的住所走失后,会一路向北,离开深圳,经过东莞,抵达韶关;他将要和此前从未接触过的人打交道,他们来自于医院、派出所、救助站、托养中心……

他更没有想到,儿子此刻走上的路,是一条通往死亡之路。[详情>>]

深圳15岁自闭症少年死亡调查:托养中心49天死亡20人

2016年8月8日清晨,深圳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悄然离开了家门。之后,他一路向北,走出深圳、经过东莞,辗转被相关部门送到韶关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45天后,他在新丰县人民医院死亡,死因为伤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