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BA行业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富翁逃亡3年落网

更新时间:2022-05-14 11:27:33点击:

富翁逃亡3年落网 “七夕”被地铁人脸识别系统揪出

千万富翁骗贷500万 为躲债逃亡江城3年

“七夕”被地铁人脸识别系统揪出

白手起家累积2000万身家,却因投资失败一夕之间负债累累,妻离子散,为躲避银行追债,他只身逃往江城隐姓埋名3年,却在“七夕”终被东新公安分局便衣队员抓获。

8月28日,东新公安分局光谷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跟往常一样在光谷地铁站四周开展便衣巡逻盘查。中午11时许,带班民警童俊章接到分局人脸识别专班的紧急指令:地铁站内有一名网逃人员出现。分局视侦大队成员与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迅速布控到各个地铁口进行便衣蹲守,中午12时终于在地铁出站口附近将网逃人员周某抓获。

1994年,周某白手起家与其妻在宜昌做钢材生意,到2013年时,身家已达2000万。2014年,周某听朋友说煤矿生意非常赚钱,不顾老婆儿子的反对将全部身家押了上去。不久,煤矿因为经营不善突然倒闭,周某血本无归,遂利用自己已是空壳的钢材公司向银行贷款500万元,但仍旧没有填上这个“大窟窿”。房子车子被回收,老婆儿子离家出走,周某也踏上了流亡武汉的逃债之路。3年时间,周某每天都高度紧张,才50多岁头发就已经全部变白。“七夕”这天,他本想趁着人多出去散散心,不料却被抓获。

富翁逃亡3年落网 身家曾累积2000万破产骗贷500万

近日,一则“富翁逃亡3年落网”消息引发网友广泛关注,据报道称,东新公安分局便衣民警于8月28日在光谷地铁站捉获周某,据介绍,周某跟妻子做钢材生意在1994年白手起家到2013年身价达2000万后来因投资煤矿生意失败负债累累,后来利用空壳公司向银行贷款500万元仍没有还清负债,后来房子车子都被没收,他的老婆儿子离家出走,为躲避银行追债自此以后3年时间隐姓埋名。。。

富翁逃亡3年落网:白手起家到2000万身家 一夕之间负债累累

1994年,周某白手起家与其妻在宜昌做钢材生意,到2013年时,身家已达2000万。2014年,周某听朋友说煤矿生意非常赚钱,不顾老婆儿子的反对将全部身家押了上去。不久,煤矿因为经营不善突然倒闭,周某血本无归,遂利用自己已是空壳的钢材公司向银行贷款500 万元,但仍旧没有填上这个“大窟窿”。房子车子被回收,老婆儿子离家出走,周某也踏上了流亡武汉的逃债之路。3年时间,周某每天都高度紧张,才50多岁头发就已经全部变白。“七夕”这天,他本想趁着人多出去散散心,不料却被抓获。

8月28日,东新公安分局光谷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跟往常一样在光谷地铁站四周开展便衣巡逻盘查。中午11时许,带班民警童俊章接到分局人脸识别专班的紧急指令:地铁站内有一名网逃人员出现。分局视侦大队成员与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迅速布控到各个地铁口进行便衣蹲守,中午12时终于在地铁出站口附近将网逃人员周某抓获。

白手起家累积2000万身家,却因投资失败一夕之间负债累累,妻离子散,为躲避银行追债,他只身逃往江城隐姓埋名3年,却在“七夕”终被东新公安分局便衣队员抓获。

千万富翁、公司老总、杀人凶犯、网上逃犯,是刘某身份的四个标签,只不过前两个广为人知,而后两个则是埋藏了22年后,才被寒亭警方揭穿。一起发生在1995年的纠纷,演变成了一场杀人凶案,凶手刘某开始了长达22年的逃亡生涯。

“22年了,我从没有回过家!”、“我很想家,很想见自己的父母!”、“这次回来,我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下了!”、“我不难过,我的心终于踏实了!”4月22日上午,在寒亭公安分局审讯室里,漂白了身份外逃22年刚刚被抓获归案刘某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这样告诉民警。

事情回到1995年,当时20多岁的刘某在寒亭一家建筑公司干技术员的工作,工作之余,他和一个同学合伙出去揽私活挣钱。当年10月,他们承建了潍坊市高新区清池街办一处家居展厅建设工程,与被害人王某某因钢材质量问题发生矛盾。

刘某说,当年王某某给他供的钢材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导致发包方提前与他终止了合同,将他所雇佣的10余名工人全部清理出施工现场,并扣留了他的施工设备。他原计划可以挣得的十几万元利润化为了泡影,他不但无力支付工人工资,还要支付王某某的钢材剩余款3000元。

1995年10月31日傍晚,王某某到寒亭区固堤街道某村刘某家中索要钢材剩余款,二人发生口角并互相撕打,刘某拿起家中的斧头朝王某某头部砍击,致使王某某当场死亡。之后,刘某在其父亲等人的帮助下,用手推车将尸体运至自家果园内进行了掩埋,并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冲洗。

案发当天,犯罪嫌疑人刘某步行到潍坊火车站,坐火车前往青岛市并从青岛中转到广西省南宁市。案发一个月后,在1995年11月份,犯罪嫌疑人刘某曾坐火车从南宁秘密返回潍坊,偷偷与其家人见了面,了解案件情况,然后又返回广西南宁,在南宁生活了3个多月,由于有命案在身,刘某又逃往广东省广州市,在那里生活了3个多月之后,又逃往广州东莞市。在那里生活了四年后,于2000年又逃回广州市。

为了掩饰其真实身份,躲避公安机关的追捕,2005年,刘某通过网络中介化名余某,办理了江西省一个偏远山村的假身份证并在当地落户,2006年刘某将户口迁往广州,在当地结婚生子生活到现在。

据办案民警介绍,被抓获前刘某在广州市拥有多套房产、数百万存款,并持有一家建筑设计公司,过着比较富足的生活,如果不是背负着一条人命,算得上是一个成功人士。

今年以来,全市公安机关发起了破案会战集中行动,寒亭公安分局党委在破案会战中高度重视追逃工作,在前期研判经营的基础上,加大工作力度,寒亭区副区长、分局党委书记、局长陈旭同志亲自包靠该案,多次指挥调度专案组并亲自参与研判,指导多个警种合成作战,通过一个多月的分析研判,最终锁定了刘某的真实身份和现居住地,为抓捕工作提供了坚强支撑和后盾。

在确认余某就是刘某之后,专案组立即奔赴广州组织抓捕行动。专案组民警到广州后,克服嫌疑人高度敏感、反侦查意识强以及水土不服等不利因素,化装侦查、连续蹲点守候数日,最终于4月20日晚上12时左右将刘某在广州市越秀区其家附近抓获。

富翁逃亡3年落网 一夜之间富翁变负翁

白手起家累积2000万身家,却因投资失败一夕之间负债累累,妻离子散,为躲避银行追债,他只身逃往江城隐姓埋名3年,却在“七夕”终被东新公安分局便衣队员抓获。

8月28日,东新公安分局光谷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跟往常一样在光谷地铁站四周开展便衣巡逻盘查。中午11时许,带班民警童俊章接到分局人脸识别专班的紧急指令:地铁站内有一名网逃人员出现。分局视侦大队成员与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迅速布控到各个地铁口进行便衣蹲守,中午12时终于在地铁出站口附近将网逃人员周某抓获。

1994年,周某白手起家与其妻在宜昌做钢材生意,到2013年时,身家已达2000万。2014年,周某听朋友说煤矿生意非常赚钱,不顾老婆儿子的反对将全部身家押了上去。不久,煤矿因为经营不善突然倒闭,周某血本无归,遂利用自己已是空壳的钢材公司向银行贷款500 万元,但仍旧没有填上这个“大窟窿”。房子车子被回收,老婆儿子离家出走,周某也踏上了流亡武汉的逃债之路。3年时间,周某每天都高度紧张,才50多岁头发就已经全部变白。“七夕”这天,他本想趁着人多出去散散心,不料却被抓获。

监管部门

禁用暴力、胁迫、恐吓或辱骂等不当催收行为 催收过程应录音

根据银监会2010年颁布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外包风险管理指引》,“银行业金融机构在进行外包活动时应当对服务提供商进行尽职调查”,尽职调查应包括“经营声誉和企业文化”。另据《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规定,银行不得对与债务无关的第三人进行催收,不得采用暴力、胁迫、恐吓或辱骂等不当催收行为。对催收过程应当进行录音,录音资料至少保存2年备查。目前该规定并未得到有效遵守,而部分追债公司对欠款人进行的恐吓等极端行为,甚至已违反有关治安管理条例,对金融机构确实存在重大的声誉隐患和经营风险。

内幕:银行追债分多个过程

环节一

银行自己催 一催、二催加三催

头几个月内,银行信用卡中心会定期给客户打电话催收欠款,第一次打电话俗称一催,如果客户不还,将在一段时间内再次给客户打电话,俗称二催,按此操作,还有三催。

环节二

委托律所文催

如果多次催收,客户仍不还款,银行就会将催款业务打包给律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采取发律师函等方式向客户催收欠款,这个过程业内俗称为文催。

环节三

委托催债公司武催

如果文催也没有效果,银行就会将催收业务打包给社会上的专业追债公司,这些追债公司一般是挂着“财务公司”、“咨询公司”等名头,追债的职能一般不会被写入经营范围内。他们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地去上门追债,主要是因为欠款人欠钱在先不敢报警。武催一般有以下几种形式,首先是向客户打追款电话,但不排除有追债公司工作人员素质低下,在电话中对客户进行要挟恐吓的情形。其次,是上门追债,会出现追债公司工作人员坐在欠款人家里不走,甚至在欠款人家里或工作单位吵吵闹闹。再者,不排除部分素质不高的工作人员会采取其他手段对欠款人进行威胁。

富翁逃亡3年落网 “七夕”出门散心不料被地铁人脸识别揪出

白手起家累积2000万身家,却因投资失败一夕之间负债累累,妻离子散,为躲避银行追债,他只身逃往江城隐姓埋名3年,却在“七夕”终被东新公安分局便衣队员抓获。

千万富翁骗贷500万 为躲债逃亡江城3年

“七夕”被地铁人脸识别系统揪出

【富翁逃亡3年落网 “七夕”出门散心不料被地铁人脸识别揪出】白手起家累积2000万身家,却因投资失败一夕之间负债累累,妻离子散,为躲避银行追债,他只身逃往江城隐姓埋名3年,却在“七夕”终被东新公安分局便衣队员抓获。

8月28日,东新公安分局光谷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跟往常一样在光谷地铁站四周开展便衣巡逻盘查。中午11时许,带班民警童俊章接到分局人脸识别专班的紧急指令:地铁站内有一名网逃人员出现。分局视侦大队成员与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迅速布控到各个地铁口进行便衣蹲守,中午12时终于在地铁出站口附近将网逃人员周某抓获。

1994年,周某白手起家与其妻在宜昌做钢材生意,到2013年时,身家已达2000万。2014年,周某听朋友说煤矿生意非常赚钱,不顾老婆儿子的反对将全部身家押了上去。不久,煤矿因为经营不善突然倒闭,周某血本无归,遂利用自己已是空壳的钢材公司向银行贷款500万元,但仍旧没有填上这个“大窟窿”。房子车子被回收,老婆儿子离家出走,周某也踏上了流亡武汉的逃债之路。3年时间,周某每天都高度紧张,才50多岁头发就已经全部变白。“七夕”这天,他本想趁着人多出去散散心,不料却被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