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BA行业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穿山甲公子

更新时间:2022-05-14 11:03:19点击:

昨日一则广西考察吃穿山甲的网帖引发广泛社会关注,一名IDAh_cal的网友发微“(广西)李局长黄书记请我们在办公室煮穿山甲吃”,并表示“深深爱上这野味”。对此,广西投资促进局称合影中的用餐人员没有该局的任何领导或工作人员。今日,国家林业局官微连发两文回应称,经查证坐实后,违法者将承担法律责任。

网友晒广西官员请吃穿山甲,当地称正在调查

“穿山甲公子”身份疑似曝光,港媒照片被扒

广西投资促进局澄清:“吃穿山甲”与我们无关

该工作人员称,森林公安局的领导已就此事进行过讨论,并已经展开调查,“但是嫌疑人名单还不方便透露。”

值得一提的是,该微博被大量转发后,有自媒体称,微博中提到的“黄书记”为广西自治区政府直属事业单位――投资促进局现任党组书记黄文标。

另外,该黎姓处长表示,2015年7月8日到10日,单位曾在南宁邀请香港代表团举办过公务活动。活动期间,单位严格按照要求组织自助餐,也并没有出现过穿山甲,“微博照片里的人都不是我们局的,和我们的活动没有任何关系。”

国家林业局官微连发两文回应“官员请吃穿山甲”

昨天开始升温的“广西办公室请吃穿山甲”事件有了最新进展,国家林业局连发两篇微博回应此事:若坐实,食用者将承担违法责任。

任战敏律师说,《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禁止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因科学研究、种群调控、疫源疫病监测 或者其他特殊情况,需要猎捕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向国务院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需要猎捕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向省、自治 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对于猎捕、杀害穿山甲的行为, 肯定涉嫌违法。如果纯粹是食用行为,法律尚未对其作出规定。

穿山甲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穿山甲真正的形象,是一种濒危至临近灭绝的野生动物。这种动物主要分布在亚洲的东部、东南部和南部以及非洲大部分地区。生性极其胆怯易惊,隐蔽性强,没有主动对抗捕食者的能力。面对危险,它们只会蜷缩成一团,这让很多天敌因此无法下口,然而这种束手就擒反而更易人类捕捉。

自1994年起,所有种类的穿山甲都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ETS公约)附录Ⅱ,被认为是全球受到非法贸易威胁最严重的哺乳类动物。

2016年10月初,CIETS缔约国大会已通过“所有八种穿山甲物种提升至附录Ⅰ”的提案。这意味着,全球穿山甲得到最高级别保护,禁止一切国际贸易。

目前,穿山甲在我国仍属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

关于穿山甲,那些不得不知道的事儿

1、主要走私的国家有?

通过陆路走私的穿山甲,大多是活体、小批量的。如果是海运,通常是胴体,一般是在冷库里装满,等到风险比较低的时候才走,这种海关一查就是一船。

2、中国人在怎么消费穿山甲?

消费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肉类,南方的一些省份会把穿山甲当野味,吃它的肉;一种是用甲片,穿山甲的甲片是中药的基础药材,每年都有很大的消耗量。

穿山甲是鳞甲目动物,从演化角度来看,鳞甲目其实是演化相对成功的一类物种:穿山甲分布遍及非洲、亚洲,繁殖不算快,曾保持过稳定的数量,这说明它们能很好地适应环境。

近年大幅度消失,一是因中国人对野味、药用的需求,利用效率低,但需求量大;二是对环境的破坏。穿山甲依赖相对完整的丛林生态系统,如果林子被砍伐,穿山甲就很容易暴露在人类视野里,更容易被抓到了。

3、消耗的大量甲片都是从哪里来的?

各省都说这是自己的库存,也有一部分是合法从国外原产国进口的。

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类似麝香、羚羊角、穿山甲甲片这些野生动物为原料的药材都是国营单位收购,统一放入库存保管,所以一开始还是有这个库存的量。

4、穿山甲可以人工养殖吗?

目前国内还没有成熟的养殖场。目前养殖技术最好的是台湾的台北动物园,已经有小的穿山甲种群人工繁育到了第四代了。

但动物园养的方式和规模化的商业养殖不一样,动物园可以无限制地投入,包括饮食、科研条件、生活环境,以及各种动物福利的配套设施。但是商业化养殖是追求利润的,野生穿山甲一年只能生一胎,那些写着经过人工养殖,四季可以受孕、一年两胎的文章科学性都很存疑。人工养殖失败率高,而且无法降低成本,目前规模化的养殖都没有成功。

5、国内能不能为穿山甲建立专门的自然保护区?

如果国内保护级别升到一级,未来也有这个可能,但目前的问题是找不到野生穿山甲种群。

6、穿山甲是从什么时候进入国际保护视野的?

亚洲的穿山甲在1975年就列入了华盛顿公约附录II,2000年的时候,所有亚洲穿山甲的国际贸易就实行了“零配额”,就是彻底禁止了。非洲的三种穿山甲在1995年列入附录II,之前南非穿山甲在附录I。

亚洲穿山甲有4个种类,是中国穿山甲、印度穿山甲、马来穿山甲、菲律宾穿山甲。全球性最大的关注是2014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把中国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评为极度濒危,另两个亚种种群评估为濒危(EN),剩余的非洲种类则全部升级为易危(VU)。

同样是IUCN的名单,大熊猫2016年刚刚被从濒危降级到易危,可见穿山甲现在的危险性比大熊猫还要高,大家终于意识到,这个物种已经离灭绝不远了。

7、华盛顿公约更改之后,国内的保护级别会提升吗?

华盛顿公约属于国际法,被称作唯一“有牙齿”的自然生物多样性保护类的国际条约。“牙齿”的体现,是被列入公约附录的动植物包括制品,如果在通关过程中没有许可证,就要被视为走私,交由海关的缉私部门处理。

附录II的物种允许国际性商业贸易,但需要许可证,来证明其合法性和可持续性。附录I是禁止国际商业贸易,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会开小口子,比如博物馆、科学机构标本的交换、种源的交换或者查没的东西返还缔约方。

2016年刚刚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新法规规定了名录要每5年更新一次,据我所知,前几年已经对名录做过一次修订,真正颁布的时间应该会很快了。

华盛顿公约的另一个影响,是要求各个穿山甲的分布国未来要提交国内甲片的具体数量,也就是清查库存。

野生穿山甲或携带多种病毒、寄生虫

走私日渐猖獗,穿山甲几近消失

近20年来,穿山甲非法买卖的数据极其惊人,根据最保守的估计,每年就有1万只的穿山甲被非法贩卖。假设只有10%到20%的实际交易被新闻媒体曝光,那么近两年来被非法贩卖的穿山甲的真实交易数据可以达到11.6万到23万只,大部分都满足了亚洲消费者的食用和药用需求。根据野生动物贸易监控机构,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提供的报告,2007~2016年8月,我国执法部门共查获209起涉及穿山甲的案件,有相当于近9万只穿山甲被非法杀死,走私到中国。

被查获的走私穿山甲

这背后是穿山甲种群在全球的大范围缩减,根据CITES的数据,中国穿山甲在过去21年里数量减少了90%,早在1995年就已经“商业性灭绝”,无法支撑商业性使用。至于亚洲、非洲穿山甲具体的种群数量,中国科学院高级工程师曾岩告诉我们,即便在缔约方大会上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这种哺乳动物行踪隐蔽,又在大量捕捉中总量急速下滑,只能根据目前走私查没的数量和森林破坏的情况,做一个趋势性的估计。

就在2016年12月27日,上海海关通报查获了一起目前中国海关查获的最大一起穿山甲鳞片走私案,涉案鳞片足有3.1吨。这批鳞片从非洲非法进口,相当于有5000~7500只穿山甲因此被残忍杀害。案件嫌疑人从2015年开始在非洲收购穿山甲鳞片,夹藏装箱运送至国内,这意味着已有更大数量的穿山甲因为这些走私分子而遭劫。

当我们想因此案采访研究穿山甲的动物学专家时,却尴尬地发现,国内几乎没有相关的专科学者。曾岩 告诉我们,近年国内已经罕有野外穿山甲观测报告,即使是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现的都是过去的旧洞。学界很少有人做穿山甲研究了,“野外种群之少,已经支 撑不起一个科研队伍了”。

官方确认穿山甲公子系李加和 一赴宴官员去年被捕

新京报讯 一则“广西考察时官员请吃穿山甲”网帖近日引发关注。昨日下午,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公布核查结果,核查显示,该宴请活动地点在某私营企业内部饭堂。宴请活动相关费用由私人支付,参加宴请的公职人员只有1人,自治区投资促进局无人参加。

赴宴官员去年涉嫌受贿被逮捕

事件发生后,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对该事件展开核查。核查显示:2015年7月8日至10日,广西举办了“投资广西 走向东盟——2015年香港企业广西行”活动。活动结束后,该考察团个别成员自行留在南宁,并参加了私人组织的宴请活动,活动地点在某私营企业内部饭堂。

经查,宴请活动相关费用由私人支付,参加宴请的公职人员只有自治区高校工委统战部原部长李宁一人,自治区投资促进局无人参加。据悉,李宁已于2016年5月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

警方正核查“穿山甲宴”一事

国家林业局昨日连发两条微博,就网传的“广西官员请吃穿山甲”一事发声。

“禁止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国家林业局官微撰文称:它们,应该是在森林里,而不是在餐桌上!“炫耀”穿山甲肉的美味,就是在“炫耀”自身的残忍和无知!

■ 调查

“穿山甲公子”身份确系李加和

投资促进局称该局不具备宴请条件

广西投资促进局官方网站的消息显示,2015年7月8日至10日,“投资广西 走向东盟——2015年香港企业广西行”活动在广西举行。该活动由自治区投资促进局承办。香港企业家赴广西投资考察团一行201人出席活动。

“我们是躺在战壕里面中枪了。”该官方人士表示,在发现这个事情后,他们经过辨认发现,照片中没有自治区投资促进局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同时他们也将相关照片发给了广西14个地级市的投资促进局局长,让其进行辨认,得到的反馈是没有他们的人。

这位官方人士还表示,广西投资促进局办公条件简陋,不具备像网帖照片中呈现出来的接待能力。

广西投资促进局位于南宁市民族大道上的兴桂大厦。从外面看上去,这座高楼颇为陈旧,部分墙皮已经脱落,据称该楼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广西投资促进局与多个单位合用此楼,利用其中4个楼层办公。

广西香港两方均称活动期间吃自助餐

前述广西投资促进局官方人士还表示,活动期间他们吃的都是自助餐,而且用餐标准都有明确规定。

香港工商金融文化旅游界企业家赴广西投资考察团发布的声明也提到,该考察团访问日期为2015年7月8日至10日。在考察期间,考察团均按照当地接待规定集体吃自助餐,并无个人单独用餐。

该声明还称,考察团于7月10日访问结束后即返回香港。但李加和未随团返回香港,而是自行留下于7月11日起与朋友在广西游览时发生了此事。

声明同时表示,“鉴于该事件影响恶劣,希望作为香港年轻一代的李加和能够增强国家观念、民族意识、努力认识和了解国情与内地社情,认真学习和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深刻反省自己的严重不当行为;充分汲取沉痛教训,做一个爱国爱港的新一代中国香港人。”

■ 回应

喜运佳钟表:李加和未在集团任职

近日,有香港媒体报道称,“穿山甲公子”系李加和,其父李福生系香港喜运佳钟表集团的主席。2月6日,香港喜运佳钟表集团发声明称,该集团与李加和先生及其父亲没有关系。

另据财新网报道,工商资料显示,香港顺全有限公司成立于1980年,李福生为公司董事。在香港钟表业总会的会员目录中,顺全有限公司的联络人为李加和。

■ 延展

穿山甲种群数量有多少?

被摆上餐桌的穿山甲早已被收录进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名录,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不仅如此,这种昼伏夜出,喜爱穴居的穿山甲已被列入《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I,即国际贸易受管制。中华穿山甲及马来穿山甲甚至已进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研究穿山甲十余年的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吴诗宝曾回忆,如今,野外已难觅穿山甲洞穴。广东等地山民说,几十年都没见到穿山甲了。

中国动物学会副秘书长张立介绍,根据调研结果,2008年穿山甲数量已比2002年减少一半。现在,野外种群数量大概2万-3万,一些省甚至已绝迹。

穿山甲数量急剧下降与非法捕杀不无关系,但背后,仍是人们对其食用的“垂涎”。张立认为,目前,部分地区仍有穿山甲消费市场,导致捕杀严重。加上穿山甲野外繁殖缓慢,种群数量连年下降。

食用穿山甲有治病功效?

由于穿山甲擅长打洞,民间流传其有活血散结、通经下乳药用功效。对此,原广州市卫生防疫站站长肖斌权认为,所谓治疗疾病并无科学依据。

肖斌权介绍,滥食野生动物可能会令人患上人畜共生疾病。她解释,所有的野生动物体内均含寄生虫、激素、细菌等,人畜共生的病种也多达100种以上,如口蹄疫、结核等。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教授罗云波也提到,野生动物生长环境未知,体内易携带病原体,食用存隐患。对此,肖斌权补充说,野生动物所携带病原体甚至难以检验,并在猎捕、运输、宰杀等过程中扩散。

两年前发的微博 “穿山甲公子”为什么突然红了?

两年前的微博因为网友搜“穿山甲”而被引爆

此前,博主也多次晒出在各地被领导接待的日常。

此前,博主也多次晒出在各地被领导接待的日常。

广西纪委正调查事件 涉事官员身份尚未明确

沸沸扬扬的讨论中,人们最关注这名“穿山甲公子”和“李局长黄书记”的身份。极光查阅博主所说的文汇报报道发现,“穿山甲公子”参加的是由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新恒基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高敬德率领的香港企业考察团,期间考察团与广西达成20多项合作意向,涉资约670余亿元人民币。

至少两名自称知情的网友透露,该男子为某港商之子,其中一人还称,“黄书记”便是是广西自治区政府直属事业单位――投资促进局现任党组书记黄文标。

截至目前,广西官方尚未通报涉事官员身份信息。今天上午,极光致电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察厅,监察综合室一工作人员称纪委已在调查此事,暂时不便透露进展,也未告知具体由哪个部门受理。

男主角是香港富二代李加和 家里有两匹赛马

此外,香港赛马会资料库中可查到,李福生夫妇和其子李加和名下有两匹赛马,其中一匹叫“型英帅”,已退役,另一匹叫“和谐小子”,@Ah_cal 在元旦更新微博称“我家和谐小子在沙田赛马场第三次出赛。”

香港赛马会资料库中可查到,李福生夫妇和其子李加和名下有两匹赛马。

@Ah_cal 今年元旦更新微博称“我家和谐小子在沙田赛马场第三次出赛。”

@Ah_cal也曾发布过探看家中赛马的微博。

另据港媒报道,香港顺全有限公司经营钟表生意,去年9月,@Ah_cal也在微博上发布过参加表展的照片。

去年9月,@Ah_cal也在微博上发布过参加表展的照片。

和“穿山甲公子”一起吃的不是李局长,是李部长

撰文| 庄立人

微博名为“Ah_ca”的李加和肯定想不到。

一切都是因为穿山甲。“Ah_ca”被网友发现吃了穿山甲,还是和官员一起吃的。于是,李加和被推到公众视野之中,并被冠以“穿山甲公子”这个戏谑的名号。

2月8日,又一个跟李加和有关的声明发布。出事之后,他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曾经与他勾肩搭背合照的那些人,都不认识他了。

曝光

风暴的起源,和“Ah_ca”原本风马牛不相及,通俗说就是八竿子打不着。

2月4日,一位网友曝光土豪的婚礼菜单,现场还没下锅的穿山甲们想必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粉丝众多的“博物杂志”等大V将此事挂起来“示众”,并@了国家林业局官博。

可别小看这些大V就某话题发言引起的蝴蝶效应,第二天有网友在微博搜索“穿山甲”,出来的除了葫芦娃动画中救了老爷爷的那一只,还有周杰伦拒绝食用穿山甲的公益广告。

当然,“Ah_ca”的一条微博引起了关注——“广西考察圆满结束,谢谢邀请,了解了不少!各部门领导都很热情,特别李局长黄书记请我们到他办公室煮穿山甲给我们吃,第一次吃,口感味道很好,已经深深的(地)爱上这野味了!”

再顺手翻一翻他别的微博,网友不由得发出“士之怒”:“明目张胆到这种程度,还是领导”。原来,“Ah_ca”一直在微博晒和各地官员的合影,在广西吃穿山甲,在沈阳吃烧烤,那些“特供”的字样,像以往一样刺激了舆论。

他的反应也不慢,立即删除微博,并限制评论,同时也改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当群众一旦睁开雪亮的眼睛,一切都会现出原形,“穿山甲公子”的绰号将“Ah_ca”在网络上精确定位,再也跑不掉了。

三打

网友关注的眼睛,就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探照灯”,穿透罩在“Ah_ca”身上的层层迷雾——原来,他是香港人李加和。这确实是考察活动,名为“投资广西走向东盟——2015香港企业广西行”。一旦准确定位,舆论和法律的板子,就像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金箍棒,抡起来就停不下来——人们开始三打“穿山甲公子”。

一打“穿山甲公子”的,是林业部门。

二打“穿山甲公子”的,是当时接待他的广西投资促进局。

该局表示,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却没有在那张照片中找到该局的任何人,包括领导和工作人员。该局从2004年成立到2015年7月20日,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局领导班子成员姓李或姓黄,你看,这就尴尬了,李局长黄书记凭空“消失了”。同时,2月7日,2015年7月21日被任命、8月10日报到任职的现任局党组书记黄文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照片中的人明显和我不像嘛,当时我人在新加坡。”那,到底是谁和“穿山甲公子”一起吃饭呢?

三打“穿山甲公子”的,则是香港被牵涉其中的相关人士和单位。

网友搜索显示,“Ah_ca”疑似香港富二代李加和,其父亲李福生被指是香港喜运佳钟表集团掌门人、星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不过,这一未经证实的消息,很快就被证伪,喜运佳钟表集团发表声明称,与李加和父子没有关系。声明说,“喜运佳钟表集团已于2010年被旭日国际集团正式收购,并一直是旭日国际集团成员之一。自2010年起至今,蔡加赞先生为喜运佳钟表集团主席,集团与李加和先生及其父亲没有关系。”

针对有人爆料的,李加和父亲李福生疑似香港《大公报》北京办事处办公室主任,此说也迅速被官博“大公报-大公网”迅速否认:不属实,无故躺枪。

2月8日,“Ah_ca”参与的那个考察团也出来发声明。“香港工商金融文化旅游界企业家赴广西投资考察团原组委会(2015年度)”在当日香港《文汇报》A10版发表声明称,当时考察团按照规定“集体吃自助餐,并无个人单独用餐”,访问结束就返回香港。

声明还说,“但李加和先生未随团返回香港,而是自行留下于7月11日起与朋友在广西游览时发生了此事”。至此,“Ah_ca”的身份和行为全部被考察团证实了,但将其归类为“个人行为”。

进展

各方都在撇清跟“穿山甲公子”的关系,但有些人很难撇清。

微博上晒自己吃穿山甲的网友不少,但晒和官员一起吃的不多。和李加和一起吃过穿山甲的广西官员,现在应该肠子都悔青了,怎么有了这么一个猪队友呢?

除了前述提到的国家林业局、广西投资促进局、香港工商金融文化旅游界企业家赴广西投资考察团原组委会外,还有一个部门也密切关注此事。不难猜到,就是纪委。

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2月7日表示,他们已经关注并核查此事,将及时公布结果。

2月8日下午,核查有了初步进展。

2015年7月8日至10日,广西举办了“投资广西走向东盟——2015年香港企业广西行”活动。活动结束后,该考察团个别成员自行留在南宁,并参加了私人组织的宴请活动,活动地点在某私营企业内部饭堂。

经查,宴请活动相关费用由私人支付,参加宴请的公职人员只有自治区高校工委统战部原部长李宁一人,自治区投资促进局无人参加。

据悉,李宁已于2016年5月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

关于该宴请是否食用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穿山甲的问题,相关执法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

从上述信息看,广西官方的口径跟香港考察团原组委会的口径一致,李加和是“自行留在南宁”,是个人行为,跟官方无关;宴请也是私人组织,跟官方无关。

广西投资促进局声称的“无人参加”得到了广西自治区纪委的背书,参加的只有广西自治区高校工委统战部原部长李宁一人,且李宁已因受贿被逮捕。

在上述通报中,引发整个事件的“穿山甲”是真穿山甲还是假穿山甲,“相关执法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有没有可能,李加和最后发现自己吃了“假穿山甲”?

“穿山甲公子”、“穿山甲公主”们,吃出来的何止炫耀?

从吃穿山甲事件中读到的不应该仅仅是炫耀。就被保护动物来说,穿山甲是一个典型,对其法律保护是否到位,一定程度上也标示着其他野生动物的受保护程度;就事件的处理来说,是“点到为止”还是顺藤摸瓜,同样会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继“穿山甲公子”之后,最近又冒出一个“穿山甲公主”,接踵而来的新闻看得人五味杂陈。特别是在后者那里,事情更甚:穿山甲不但成了“豪华套餐”,甚至还被吃出了花样,从穿山甲血炒饭到穿山甲肉熬汤,以致有人形容“隔着时空都能闻到浓烈的血腥味”。

穿山甲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早在2014年,我国土生土长的中华穿山甲就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入极度濒危物种。这意味着,仅就数量而言,野生的穿山甲已经非常稀少。然而,在现实中,“物以稀为贵”的经济学逻辑和保存之道,不仅未能唤起人们对穿山甲的爱护,反倒让部分人大开杀戒不误,让事情走向了反面。按照动物保护专家的说法,这几年的流行趋势是,“本土的穿山甲吃完了,就开始从东南亚走私,东南亚的也要吃光了,又开始从非洲买”。风潮涌动,说明吃穿山甲根本不限于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强与弱的问题。

“公主”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自有公安机关依法办事。深圳城管局在通报案件进展时曾表示:“对涉野生动物的违法犯罪行为,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将严厉打击,一查到底!”这样的表态也许可以给野生动物保护者以很大的信心。但对公众而言,以往那种“就事论事”的查处早已不能令人满足了,大家好奇的是:那些穿山甲究竟是经过怎样的传递链条而被端上餐桌的?到底哪些环节出现了漏洞?更重要的是,在各地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明确要求建立清清爽爽政商关系的情况下,穿山甲依然被用来招待“朋友”,既知法犯法,又顶风违纪,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所以,从吃穿山甲事件中读到的不应该仅仅是炫耀。就被保护动物来说,穿山甲是一个典型,对其法律保护是否到位,一定程度上也标示着其他野生动物的受保护程度;就事件的处理来说,是“点到为止”还是顺藤摸瓜,同样会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欢迎转载,须经授权

“穿山甲公子”背景身份遭人肉

相关新闻:“穿山甲公子”背景身份遭人肉

网友曝光的照片

“ah_cal”、“穿山甲公子”冲上热搜,网曝这位叫@Ah_cal 的公子在微博上秀吉林、广西等地官员的热情接待,还在办公室招待他吃国家保护动物――穿山甲。网友因此称这位国家行政学院2016年毕业的小伙子为穿山甲公子。穿山甲为濒危物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禁止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这位穿山甲公子到底什么来头? 能吃到国家保护动物呢?

晒特供酒

据爆料:“这位穿山甲公子的爹叫李福生, 为香港大公报北京办事处办公室主任。, 喜运佳钟表集团主席, 星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名星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