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BA行业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最好炒货罚20万

更新时间:2022-05-14 11:25:42点击:

“最好炒货”被罚20万,合理吗

来论

近日,杭州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缴纳罚(没)款通知书》送到“最好炒货”的方林富店里,上面确认“罚款人民币20万元,如逾期缴纳,每天加处罚款额3%(6000元)的罚款。”

就违法的主观性来讲,方林富炒货店应该不具有故意使用“最”字宣传的故意。如此一个不算大的炒货店,20万是不小的数字,若当地普法宣传到位,像方林富这样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炒货店,应该被宣传教育到。

再说,“最好炒货”只是在有限的外包装袋上印制,并不是通过媒体、网络等大肆宣传,实质上并没有多少广告恶意炒作、形成多少实质伤害以及违法违规收入等,且是初犯也是首次被查。而按照我国《行政处罚法》,行政违法非恶意且轻微首次不罚,以教育为主。

而新《广告法》虽规定了不得使用“最”等极限用词做广告,罚则中也明确了“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广告费用,并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但“最好炒货”的广告费无法统计吗?它只不过是一些包装印刷和店堂招牌而已,按此折算三倍到五倍,恐怕远没有20万。

显然,这样处罚的公平性和严谨性值得商榷。一者,何为明知和应知不易界定;二者,广告费用是否无法计算存在争议;三者,不分经营规模大小一律按20万至100万罚款,涉嫌不公。

余明辉(职员)

“最好炒货”被罚20万,为何难令人信服?

今日头条

因为在店堂招牌等多处使用“杭州最好”“中国最好”等字样,杭州一家小炒货店于3月22日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罚款20万元。杭州市西湖区市监局表示,该炒货店的行为违反了《广告法》,20万元已经是法律规定的最低处罚。(3月24日《钱江晚报》)

一个卖炒货的小店,因为在招牌上用了“最”字就被罚20万元,让人感到一种强烈的不适。究其原因,其一,小炒货店并没有在大平台投入广告,反复宣传其“最好吃”理念,若论“受害者”,其实仅限于那些看到招牌并因此而购买的顾客。其二,这家小炒货店规模太小,店主并未因为这个“最好吃”的招牌获得巨额回报。

更重要的是,杭州市1998年已有《杭州市户外广告管理办法》,“第三十四条第(一)项擅自设置户外广告的,责令其限期改正,并处以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的罚款”,“第三十三条第(三)项擅自更改批准的内容发布户外广告的,责令其停止发布,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处以5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的罚款”,不论炒货店的广告牌处于哪一种情况,我们都有理由追问一声,作为杭州市区户外广告的主管机关的杭州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尽到了管理义务吗?

于此而言,破解此事所暴露的法理与情理尴尬,亟须正视。就新《广告法》而言,禁用“国家级、最高、最佳”等词语,违者“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可以吊销营业执照”,有些过于模糊。因为就违法广告的覆盖面以及违法后果来说,小门店的广告牌与投放到媒体、大型互联网平台的广告二者不可同日而语,参考“罪刑罚”相适应的法律精神,相关细则亟须深化,避免眉毛胡子一把抓。

而作为执法者,也该有一次落实新《广告法》精神的行动,通过依靠户外广告审批流程,向商户介绍相关法律内容,把好准入关。别总让舆论跑在前面,伤害了自身公信力。

晚报评论员 杨兴东

最好炒货罚20万 广告违禁词有哪些?

最好炒货罚20万

3个月前,因栗子的外包装牛皮纸袋上写有“杭州最好的炒货店铺”,杭州方林富炒货店受到杭州市西湖区 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处罚,被要求停止发布使用顶级词汇的广告,并被罚款20万元。2月1日,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方林富要不要罚20万的事情进行听证。 3月23日,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缴纳罚(没)款通知书》送到方林富店里,上面确认“罚款人民币20万元,如逾期缴纳,每天加处罚款额3%(6000 元)的罚款”。

一个“最”字,价值20万元,方林富觉得冤,网友也为他鸣不平,20万一个最字,也是“醉”了。也有人认为执法部门专门欺负老实人,是要把炒货店逼上绝路。自然而然地站在“弱势群体”一边,同情心爆棚,这是人之常情。

自称杭州“最”好 炒货店被罚20万

广告法第九条――

广告不得有下列情形: 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

看证据 最好板栗

店堂招牌、产品标价签、商品介绍板、产品外包装多处使用了“杭州最好”、“中国最好”字样。

看依据 禁止用语

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广告法》第九条第三项关于禁止使用绝对化广告语之规定,依法对其作出罚款人民币贰拾万的处罚。

店主

写这个“最”字也没什么想法,谁没事去看这个袋子?我们哪知道一个字,也会惹来一身官司。

执法者

我们做这件事,是按法律规定去做的。退一步讲,即便打官司,法院也不会说我们错。

第五十五条

为什么是20万

违反本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两年内有三次以上违法行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广告费用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并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

方林富很委屈,收到处罚决定书时,“我三天三夜没睡觉,”他说,新《广告法》这门高射炮,“打了我这只小蚊子”。

作为执法方,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北山所被指“捏了一颗软柿子”、“执法缺乏人情味”。但北山所所长唐金良说,作为执法机构,有些问题无法回避,“反过来说,发现违法行为,我们不执法,这就对了吗?”他说,哪怕打官司,“法院也不会说我们错了。”

来了两名“闹事”者

买了十几元栗子 翻来覆去看包装

去年11月的一天,杭州西湖区西溪路7号,当地知名的方林富炒货店,来了两名男子。方林富尤记得,“他们是安徽口音。”

两男子买了十几元的栗子,却并不急着吃,只是翻来覆去看包装,四处咔嚓拍照,说方林富搞虚假宣传,并称,热乎乎的栗子是最好的证据。

他们向方林富要500元,不然就举报。方林富一听,顿时血气上涌,心想,“自己在西溪路开了20年的店,什么场面没见过,怎能忍你敲诈。”

竟是“职业举报人”

要钱不成功才举报 而且提供相关票据

他坚持没给那500块,没想到,不久,北山所的执法人员找上门来。北山所所长唐金良介绍,线索是“职业举报人”通过电话投诉后转移到北山所的,而且相关证据材料全部送达。他称,两名职业举报人依据新广告法举报,“要钱不成功,才向我们举报,而且提供了相关票据。”

杭州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称,经查明,方林富炒货店在经营场所店堂招牌、产品标价签、商品介绍板、产品外包装多处使用了“杭州最好”、“中国最好”字样,举报基本属实。

执法人员全面采集了方林富炒货店包装袋及现场店招等有关影像证据材料,同时,当事人在调查笔录中对上述事实亦予以确认。该局认为,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广告法》第九条第三项关于禁止使用绝对化广告语之规定,依法对其作出罚款人民币贰拾万的处罚。

1月8日,该局向方林富送达《行政处罚听证告之书》,听证会于2月1日在该局六楼会议室举行,听证结果维持原处罚,3月22日,处罚决定书送达当事人。

“如果打了他(两名职业举报人)还甘心一点,人也没打,现在还闹出这么多事。”方林富的妻子说,早知如此,别说给500块,“就算给两千块也心甘情愿。”

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已是最轻处罚

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北山所所长唐金良说,此举是维护公众和更多炒货店的利益,但处罚导致了舆论的反弹,这说明一部新法的顺利实施,还需配套的实施细则出台,“《广告法》规定了不能使用最高级用语,但使用的范围、违法的程度需要有相关细则去解释。”

一般的企业还没他做得大

他说,方林富炒货店的门头广告、招牌、价格标签、展示牌、包装等处,都用了“杭州最好吃的板栗”这条广告语,此外,这家店每年至少有50吨的板栗销售量,有400万的流水,淘宝半年的交易量是17000单。

此外,方林富的家人在杭州本地另开的两家炒货店,也使用了一致的装潢和包装,“它是一个体系的宣传,案情看似简单,小,公众看到的是表面,一般的企业还没他做得大,他们本来就很有名。”

如果讲同情,执法就没红线

“方林富主要认为,这是一件小事,不应该罚得这么重。”唐金良说,此案在处理上,他们难以找到缓冲,“对于举报件,案件有没有去查、查的结果怎么样、如何定性处理都要告诉举报人,同时,案件下来经过了层层审批,我们也要层层上报才能结案,如果不处理好,人家就会说我们行政执法不到位。”

他说,对于基层执法者而言,如果讲同情,执法就没有红线,“目前公众都在说我们在欺负一个小炒货店,其实我们的观点是,这是法律和职权要求我们去做的事。只能看在他是个体户,将罚款降到最低,用最轻的处罚。”他称,“我们是按法律规定去做的。退一步讲,即便打官司,法院也不会说我们错。”

店主方林富夫妇:

哪知道一个字竟惹来官司

成都商报:“最”用了多少年?

方林富妻子:为了隔热,我们最初是用信封、报纸做包装,然后把炒货店的章盖在上面,后来就想着要在上面写一点东西,主要内容是栗子的介绍、方林富这么多年怎么炒之类,最后延伸出了这个“最”字。写这个“最”字也没什么想法,谁没事去看这个袋子?我们哪知道一个字,也会惹来一身官司。

方林富:我们是在河北做的包装袋,很多点评说,这是杭州最好吃的栗子,他们就给印上去。袋子上的字都不规范的,甚至还有错别字。这是口语习惯,也没说特意写个最字。

我这个不属于广告

成都商报:后来你改了包装语?

方林富:后来改了“顶”字,现在的包装是“杭州公认的顶好吃的栗子”,我上次问他们,他们说这个“顶”字也不能用,反正我现在这个袋子也没几个,用掉就换掉了,不用这个袋子了。

成都商报:你不认为你的包装属于广告?

方林富:现在他们是这么给我定义的,就是广告分为很多种,手写的一张牌也属于店堂广告。但我这个不属于广告,哪里是广告,根本不是广告,是海报。我觉得太冤了。

成都商报:杭州还有几家“方林富炒货店”,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方林富妻子:在杭州还有几家叫我们这个名字的店,但那不是我们的店,一家是我哥哥的,一家是他姐姐的,我们连百分之一的股权都没有。我和他从头到尾就没想过开分店,就想两个人守着这个小店。挂着我们这个牌子的是有好几家,但是实实在在属于我们的,就这一家。

广告法总则 我都看不懂

成都商报:在被执法部门找上门之前,你了解过广告法吗?

方林富:我们哪里有这个时间去看这个东西,我们很忙的,看报纸都没时间。

方林富妻子:我看那个广告法我都头痛死了,如果他们不指出来,我哪儿看这么多,总则我都看不懂。我们两个初中都没毕业,你说能看什么东西,要我去读这么深奥的东西不现实的。

成都商报: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做?

方林富:听律师的,先行政复议,走法律途径。官司我会一直打下去,肯定要好几年。

专/家/说/法

“如果低于20万,反而是违反原则”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认为,执法部门对方林富的处罚,就是为了达到令其“疼痛难忍”的目的和效果,“如果罚几百元,他还是会接着做虚假广告”。 他说,法律既不能偏袒大企业,也不能放纵失信小企业,“工商局如果做出低于20万的处罚,反而是违反法制政府的基本原则。”

他说,个体工商户虽然挣钱不容易,但也要敬仰法律,“做广告的时候要记住八个字,量力而行,适度承诺,吹牛就要上‘税’,也就是要付出代价。”他认为,此案是很好的《广告法》法制教材,对工商户而言,起到了教育效果,对其它的企业,也发出了警示,就是各类企业都要自律。只有这样,整个社会的交易秩序、企业和企业的竞争才会趋于公平公正。同时他建议,公众看待这个问题,多一些理性,少一些情绪化。

“最好炒货”被罚20万,合理吗

来论

近日,杭州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缴纳罚(没)款通知书》送到“最好炒货”的方林富店里,上面确认“罚款人民币20万元,如逾期缴纳,每天加处罚款额3%(6000元)的罚款。”

就违法的主观性来讲,方林富炒货店应该不具有故意使用“最”字宣传的故意。如此一个不算大的炒货店,20万是不小的数字,若当地普法宣传到位,像方林富这样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炒货店,应该被宣传教育到。

再说,“最好炒货”只是在有限的外包装袋上印制,并不是通过媒体、网络等大肆宣传,实质上并没有多少广告恶意炒作、形成多少实质伤害以及违法违规收入等,且是初犯也是首次被查。而按照我国《行政处罚法》,行政违法非恶意且轻微首次不罚,以教育为主。

而新《广告法》虽规定了不得使用“最”等极限用词做广告,罚则中也明确了“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广告费用,并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但“最好炒货”的广告费无法统计吗?它只不过是一些包装印刷和店堂招牌而已,按此折算三倍到五倍,恐怕远没有20万。

显然,这样处罚的公平性和严谨性值得商榷。一者,何为明知和应知不易界定;二者,广告费用是否无法计算存在争议;三者,不分经营规模大小一律按20万至100万罚款,涉嫌不公。

□余明辉(职员)

“最好炒货”罚20万冤不冤

在浙江杭州,“方林富炒货店”因为门口招牌上有个“最”字,收到了20万元的罚单。虽然不少人对“炒货店被罚20万”表示同情,不过执法部门坚持依法行政。(据《钱江晚报》)

法律若不能有效执行,不过一纸空文。从这个意义上说,炒货店既然因“最”挨罚,就不能因同情免单。执法部门的意思是,既然出面了,就要依法执罚,不能擅用自由裁量权;而店家的意思是,“20万元对我来说真是天文数字。”民众的意思更简单,炒货店的“最”,算得上最严重的违法行为吗?

新广告法的初衷,是“吹牛就得挨罚”。因此规定广告不得有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若违反规定,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对广告主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可以吊销营业执照。

不过,还是要看到两点:一则,违法广告有大小,影响的恶劣程度有差别。一家炒货店的店招广告,和一家知名企业在央媒上重金推出的视听广告,显然不是一个级别。再具体到执罚标准来看,双创浪潮之下,小微企业遍地,广告一不小心触法就20万“起步”,悔过的成本实在有点太过高昂。二则,新法要执法以严,这固然无可置喙。但眼下的现实是,不少中小业主、尤其是小商小贩,对新广告法并非了然于胸,对于处罚标准更不清楚。如果工商等部门的告知或宣讲义务没有履行到位,原来的“最”字头广告烂大街的现象,莫非就要成了“20万罚单”满天飞?法律没错,执法没错,但人性化的提醒与警示责任,不能省略。

法律固然没有抓大放小的逻辑,法不责众也不能成为违法不究的托词。既然新法利剑出鞘,既然违法事实板上钉钉,该罚的要罚,该管的要管。不过,公众还是希望能尽快出台司法解释,进一步细化包括“极限用词”在内的处罚条款。更重要的是,权力监管部门还是要给商户做好普法宣传,省得最后在情与法之间辗转两难。

最好炒货罚20万 仅仅因为一个“最”字

最好炒货罚20万 仅仅因为一个“最”字

【标题】最好炒货罚20万 仅仅因为一个“最”字―王诗奕

【更新时间】2016年03月25日09:26:03

最好炒货罚20万 仅仅因为一个“最”字

楚秀网迅:据相关媒体报道 ,近日,杭州西湖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将一份文件《缴纳罚款通知书》,送到了“最好炒货”的店里,交给了里面的方林富。上面是写着罚款人民币20万元,如果要是逾期的话,每天就要按照罚款的3%,交6000元的罚款。

据了解,执法的人员说,方林富的炒货店是因为用了“最好炒货”为名,其中就不应该用最字。一个小小的炒货店,被罚款了20万元,应该不是一个小的数目。其实,正常的是如果遇到这样的是,应该以宣传教育为主。

而且他们的名字是印在炒货的袋子上,并非是通过媒体什么的,做出虚假的、故意的将炒货宣传;他们也没有做出实质性的伤害,遇到这样的情况,按照《行政处罚法》只要不是恶意的,做出伤害,应该以教育为主。

但是,根据新的《广告发》规定,不得使用“最”字用广告,罚款中也提到了,广告的经营者和发布者,不得用虚假的设计,如果发现将会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做出处罚,是广告费用的三倍或者谁五倍以下的罚款。但是,这个炒货只不过是一个包装和店堂的招牌而已。